第四百二十章 我好像知道他的身份

,可眼淚一個勁的掉。何雯倩本就心善,也是哭得嘩啦啦的。“妹妹你現在發展的是真好啊!這希望醫藥在滬海都是小有名氣啊,尤其續命丹滬海的權貴們都買瘋了!了不起啊!”“還有瀟染更是天驕啊,一到滬海就引來無數人關注!還跟雲家公子走得很近!”“當年是我們錯了,是我們有眼無珠!還是妹妹你厲害!女人照樣可以當家作主!我們不應該將你趕出家門,更不應該與你二十多年不聯絡!”“兩位哥哥代表整個何家給你道歉了!!!”“並...-第四百二十章我好像知道他的身份

“你......”

陳瀟染被氣得不輕。

“你明明知道我們不在現場,故意抓漏洞!把功勞往你身上攬!你真的很無恥!”

陳歸元也怒了:“葉淩天知道我看不上你那一點嗎?你不是個男子漢!謊話連篇!滿嘴跑火車!”

眼看雙方吵起來了,何雯倩出聲道:“好了,大家都安靜!聽我說幾句......”

“天兒!賭約我們都承認。一旦你做到,瀟染就嫁給你!可是......這事並不是你做的!冇法給你兌現賭約!”

“隻怪你們雙方都冇說清楚,聽我的,這事就結束了!”

聽起來冇任何毛病。

可根本就是耍賴。

何雯倩當和事佬,強行把這事揭篇!

就是不想讓陳瀟染嫁給葉淩天!

葉淩天無所謂,本來也冇想賭約兌現。

“好,乾媽我聽你的!我先走了!”

葉淩天離開去任家莊園。

陳家三人紛紛鬆了口氣。

就怕葉淩天強行拿賭約說事。

到時候陳家落一個不守誠信的名聲。

何雯倩瞪了一眼陳瀟染:“以後這種事你少開口!”

陳歸元附和:“你不知道這小子對你一直有想法嗎?”

“我哪裡知道他這麼無恥?下次不會了!”

陳瀟染感覺噁心。

葉淩天竟然對自己還抱有幻想?

陳瀟染突然問道:“對了,秋秋不是在場嗎?秋秋你說是誰解決的?”

剛剛就應該趁著葉淩天在的時候詢問,當場戳破他的謊言。

陳瀟染一提醒,何雯倩也立馬問道:“秋秋你說說看?”

三人全部都盯著徐清秋。

徐清秋調皮一笑。

要以往她絕對會為葉淩天打抱不平,將真實情況說出來。

可如今她不會了。

要陳瀟染知道真實情況,肯定會喜歡淩天哥哥,成為最強大的情敵。

她終於明白當時魏琴的感覺了。

隻是魏琴終究得不到淩天哥哥的青睞,隻能離開。

自己可是有機會的。

絕不能讓給陳瀟染!

“我見到了!是大師出手了!”

陳瀟染卻來了興趣,抓著徐清秋的手:“秋秋你看到大師全貌了?”

“是,看到了!”

“快給我說說!”

陳瀟染想象中的大師是一位蓋世無雙的天驕——

應該和自己年齡相仿,英俊如天神。

徐清秋笑笑:“是個年輕人!和瀟染姐差不多大!長得特彆帥......”

徐清秋花癡似的描述了一大堆。

讓陳瀟染又驚又喜。

真是和自己想的一樣......

太好了!

“和淩天哥哥很像......”

徐清秋又補充了一句。

陳瀟染翻了翻白眼:“秋秋,你彆打破大師在我心目中的美好幻想!”

徐清秋樂了。

可真就是淩天哥哥啊!

不過陳瀟染轉念一想。

如果葉淩天擁有此等本事......

不!

擁有大師千分之一,甚至萬分之一的本領,看起來也會很順眼吧?

“大師這麼年輕?醫武雙絕!!!”

“嘶!”

何雯倩兩人紛紛倒吸一口涼氣。

“這位不知道何時出現在江城的?之前我們竟然絲毫都不知道......”

“到底是何方神聖?”

陳瀟染想到什麼:“我好像知道他的身份來曆了......”-。心如刀絞啊。陳瀟染要是有事,他們活不了啊。陳歸海立馬問道:“醫生,我家瀟染是什麼血型啊?”陳家和何家所有人都關切的詢問。陳瀟染可是兩家的搖錢樹啊。陳何兩家能達到何種高度,完全取決於陳瀟染。她可千萬不能倒下。一時間,所有人緊張到極點。醫生解釋道:“陳瀟染小姐擁有的是全世界極其罕見的黃金血,在過去五十年裡,全世界隻有四十三個人是這種血型!”“什麼???”何雯倩嘴巴大張,臉色慘白如紙。“噗通!”何雯倩...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