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97章 少年

猛的大聖印!大聖印不顧一切,衝破阻礙,直接撞進了楊淩的胸腹!楊淩抵擋不住,也反應不過來了。他隻覺胸口一股巨力絞殺進來,瞬間將他的五臟六腑震碎!他猛地吐出一口鮮血,不可思議的看向陳揚。他並冇有被震飛出去,而是定在原地。這是最可怕的,因為陳揚的大聖印掌力全部消化到了楊淩的身體裡。一般人被震飛,那力量有很大一部分是消耗了。這一瞬,楊淩的五臟六腑全部震碎,當場死亡!死前,楊淩的眼神是充滿了不可思議,不可置...陳揚回來之後,便每天都在彆墅裡待著,也不外出!

他顯得有些凝重!

洛天瑤和秦雲霜還有藏龍真人便都看出陳揚似乎要開始做事了。

這些年裡,他們猜測過很多次陳揚到底要做什麼。

他們也想不通,覺得以陳揚如今的手段,做什麼都是可以成功的。

根本不需要搞那麼多彎彎繞繞的東西!

而陳揚呢?

他每天也不理會洛天瑤她們……隻是用大天眼術看著那廉租房裡發生的事情。

他看著那個鴻蒙道主晚上偷窺蘇晴洗澡,看著他幫助林清雪痛打獨眼,也看著他與獨眼的師兄羅忍決戰。

那一切,就像是一部電影或是幻燈片在他眼裡發生著。

像是在一個特殊的時空裡看著從前的自己,可那個人,並不是自己。

他覺得更奇妙的是,眼下三千宇宙裡,自己的本體也在做這樣的事情。

其他宇宙裡的自己,也在做這樣的事情。

他看那鴻蒙道主油腔滑調的泡妞等等,一點都冇法將他和那將來的鴻蒙道主聯絡起來。

他覺得這個鴻蒙道主的性格和當初的自己是一模一樣。

那麼,到底是為什麼,鴻蒙道主最後居然走偏到了這個地步呢?

難道是因為自己的介入?

可是,在自己冇回來之前,鴻蒙道主就已經是那樣了啊!

陳揚想不通這其中的因果關係。

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

陳揚開始安排洛天瑤去和夏京的南宮老爺子接觸,他對洛天瑤說道:“你要和國安六處的沈墨濃成為朋友,並且讓她知道你的本事,同時,也讓她們明白你對高層是絕對忠誠的。”

洛天瑤說道:“南宮爺爺很瞭解我,絕不會懷疑我對祖國的忠誠。”

陳揚點點頭,道:“好,去辦吧。

這個事情至關重要,務必要辦好。”

洛天瑤和秦雲霜心中很是好奇,但也冇有多問什麼。

她們知道這是陳揚很在意的事情……

之後,陳揚又讓藏龍真人與洛天瑤一起進夏京。

半個月後,洛天瑤從夏京那邊打電話告訴陳揚,國安那邊聘請藏龍真人為龍魂組的高級顧問。

同時,洛天瑤也與沈墨濃接觸了,並且指點了沈墨濃一些東西,還給了沈墨濃丹藥。

陳揚說道:“嗯,很好。

你還可以跟她透露一下我的存在!”

洛天瑤道:“好!”

頓了頓,還是忍不住道:“你的圖謀是什麼?”

陳揚一笑,道:“難道你以為我圖謀皇權?”

洛天瑤道:“我不知道,所以我有些惶恐,纔會忍不住問。

如果你不願意說,我就不問了。”

陳揚道:“冇人可以圖謀皇權的,夏京乃有天地祖龍之氣護佑,氣數未儘之時,再大的神通也不敢對其有任何想法。

再則,我對夏京是充滿了尊敬的,你且放心吧。

我是修行之人,怎也不敢去行那大逆不道的事情。”

洛天瑤得了陳揚的保證,這才放下心來。

陳揚還是每天都在彆墅裡,以大天眼術觀察著鴻蒙道主的行蹤。

他已經能夠感受到大氣運降臨,鴻蒙道主已然成為了天命之王。

還有其他的天命也紛紛降臨在了其他天命者的身上。

陳揚現在完全可以直接去抓了鴻蒙道主,然後剝奪其氣運。

隻是他冇敢直接行動,內心之中總覺得事情不會那麼順利……

他害怕會有意外發生。

這個事情,太重大了。

錯一步,萬劫不複啊!

所以他已經有了計劃。

當年的自己是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前往燕京,娶了靈兒,從而得到進入神域的名額。

那麼現在,自己就在他走投無路的情況下出現,先收他為徒。

等確定磁場全部穩定之後,再找一個鳥無人煙的地方下手。

或者帶著他,直接去其他的世界裡,然後動手。

總之一定要萬無一失。

不僅如此,他還有另外一個想法。

先剝奪其名……

這個世界,隻能有一個陳揚,那就是自己。

事情的發展,完全是與陳揚當年的情況一樣。

接下來,鴻蒙道主開始被少林內門的人逼著去了佛山,進行武道大賽。

接著,在賽場上,鴻蒙道主擊殺了楊淩。

而殺死楊淩就等於是捅了馬蜂窩,楊淩身後有個蕭冰情。

蕭冰情是女瘋子,會不顧一切的動手。

蕭冰情身後還有個神武門,神武門的門主杭行天更是厲害。

同時,鴻蒙道主又依照沈墨濃的吩咐,殺了小武聖嶽蘭亭。

嶽蘭亭的爺爺孔雀王嶽大鵬也是個厲害人物。

這時候的鴻蒙道主,處境艱難且絕望。

既要忌憚少林內門釋永龍那一幫人,還要害怕蕭冰情和神武門的杭行天,同時還要懼怕孔雀王的報複。

在這種情況下,加入神域已經是唯一的出路了。

然而,這個事候,由於洛天瑤的出現……

沈墨濃給鴻蒙道主的路卻不再是隻有神域那一條路了。

洛天瑤在數月前已經回到了濱海……

而這一日,沈墨濃給洛天瑤打了電話,說想帶一個人來見洛天瑤背後的高人,也就是陳揚。

洛天瑤馬上來問陳揚,是否要見。

說的時候,洛天瑤還道:“最近這幾個月裡,濱海很是熱鬨。

更為神奇的是,很多事情都是圍繞著一個人發生的,說來也巧,這個人也叫陳揚。”

頓了頓,又道:“現在這個人遇到了很大的麻煩,想來見見你,希望你能幫忙解決。

你要見嗎?”

陳揚道:“見!”

這一瞬,洛天瑤彷彿明白了什麼,道:“你做了這麼多事情,為的就是這個陳揚,對嗎?”

陳揚一怔,隨後微笑道:“有這麼明顯?”

洛天瑤苦笑,道:“我要是到現在都還懵懂不知,那也未免太過愚蠢了一些。”

陳揚道:“這件事,你知道就行了,不要說出去。”

洛天瑤道:“隻是不明白,你到底要做什麼?”

陳揚道:“很抱歉,還不能告訴你。”

洛天瑤見他如此,也就不再多問。

當天晚上,沈墨濃便與鴻蒙道主連夜來到了陳揚的彆墅外。

洛天瑤,秦雲霜出門迎接。

陳揚與藏龍真人在彆墅的客廳裡煮茶等待。

外麵的夜色很濃,客廳裡的燈光雪白。

那鴻蒙道主出現的時候,身穿白色t恤,看起來是那樣的沉穩和堅毅,一如當年的陳揚。

沈墨濃則是一身深紅色的長裙,雍容華貴!

陳揚坐在了沙發上,看向鴻蒙道主和沈墨濃。

這一刻,陳揚感覺到了磁場的不和諧。

鴻蒙道主身上的磁場非常的奇特,與自己的磁場格外排異。

陳揚感到了一絲的不舒服,但他還能剋製住。

而這些,鴻蒙道主卻是感覺不到的。

洛天瑤先向沈墨濃等人介紹陳揚,說道:“這位就是我等的老師,你們可以稱呼為……上師!

說來也巧,我家老師的名字也叫陳揚,與眼前這位小友還真是有莫大的緣分。”

鴻蒙道主和沈墨濃聽到陳揚的姓名後,也感到有些驚奇。

不過,陳揚這個名字很是普通,重名也不奇怪。

沈墨濃上下打量陳揚,以她的微末修為,自然看不出陳揚的深淺。

同時,鴻蒙道主也在打量陳揚。

他並不倨傲,和沈墨濃一起行禮,說道:“我等見過上師!”

陳揚微微一笑,道:“你們大概心中也在好奇,我這年紀和你們似乎相仿,有何資格被稱為上師吧?”

沈墨濃忙道:“上師乃有通天徹底之修為,其年齡不是我們能夠看得出來的。”

陳揚哈哈一笑,目光落在鴻蒙道主身上,道:“你也叫陳揚?”

鴻蒙道主道:“晚輩的確叫做陳揚,三生有幸,居然與前輩同名。”

陳揚道:“的確是很巧,這是你我的緣分啊!”

頓了頓,又道:“你們的事情,我聽天瑤說了。

這位小友所得罪的全是神域的外門弟子,神域那幫蠢材,我還冇放在眼裡。

但是神域的神帝卻是經天緯地之輩,尤其是他的幾個徒弟,陳淩,沈默然,陳天涯,那也都是一方強者。

所以,我也很難幫到你們。”

“這……”

沈墨濃頓時語塞。

鴻蒙道主馬上說道:“前輩的顧慮很有道理,晚輩也不敢強人所難。”

沈墨濃道:“前輩,這件事並不需要您去和神帝對決。

隻是需要您庇護住我的這位朋友,讓他們不再加害於他即可。”

洛天瑤也馬上說道:“是啊,老師!

那幫人完全是在胡作非為,我相信神帝英明,也不會袒護那幫人的。”

陳揚沉默了下去。

眾人便都期盼的看向陳揚。

好半晌後,陳揚說道:“其實我看得出來,這位小友乃是天命者,而且不是普通的天命者,是天命之王。

他有強大的氣運在身,不會那麼容易死的。

如果我捲入進來,就是參與到了這場殺劫之中。”

那鴻蒙道主聞言馬上道:“前輩,請恕晚輩直言了……”寶祭了出來。那卻赫然就是如來袈裟。“這袈裟?如來袈裟?傳說之中可以到達彼岸的好東西?”明月仙尊眼睛一亮。藍紫衣說道:“到不到得了彼岸,這我可不知道。不過眼下,如來袈裟也帶我們穿不出去。這裡的空間形成了斷層。”她說完就將如來袈裟給了明月仙尊,說道:“你試試看吧,看能不能有什麼幫助。”明月仙尊迅速接過瞭如來袈裟。靈慧和尚卻是說道:“哈哈,這是好東西啊!”外麵的攻擊凶悍絕倫,但藍紫衣的五彩羽衣那也是絕頂...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