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00章 神帝歸來

圓覺,如何能夠進入這燕京城來?”陳揚忽然想到什麼。圓覺手裡抱著那條小狗,他微微一笑,說道:“施主來的,貧僧為何來不得?”“額……”陳揚一時之間,居然說不出話來。不知為何,陳揚在見到圓覺這樣的古老大神時,他心中冇有一點害怕和恐懼。更多的卻是崇敬與崇拜!這是一種氣場的感覺。“您這小狗,挺可愛啊!”陳揚尋找話題,目光落到了圓覺手中的小狗。“你喜歡?給你抱一下。”圓覺說道。陳揚見圓覺伸出手,將小狗遞了過來...外太空的某個遙遠的地方,一道流光快速的朝前飛去。

忽然,流光來到了一處粒子糾纏的地方。

那些粒子整體呈現黑色,時而聚攏,時而分散,時而狂暴,時而溫柔。

在粒子中心,中華大帝陳淩與妻子東方靜正在奮力抵擋這些糾纏的粒子風暴。

東方靜的臉蛋小巧,長得乃是極美。

她以青木帝皇功為陳淩提供更多的營養支撐。

兩人雖然被困其中,但也並不慌亂。

隻聽東方靜道:“這些粒子似乎是黑洞粒子,但又不屬於黑洞。

這幾年裡,我已經摸透了其中的規律,隻需要你去地球上取一樣物事,我們便可以破開這黑粒子糾纏了。”

陳淩微微一笑,道:“黑粒子糾纏並不可怕,這個劫數,倒是不難。

你說要我去取一樣物事,是不是火煞精?”

東方靜道:“不錯!

我們兩人為你的幽冥元神爭取時間,你讓幽冥元神去取。”

陳淩道:“好!”

但就在這時,那遠處的流光已經站定了身形。

陳淩和東方靜便看到了來者,來者身材不高,卻很壯實,一身灰布衫外又披了蓑衣。

頭上還戴了個鬥笠!

“是師父!”

陳淩看到來者後,不禁大喜。

東方靜也是喜不自禁。

來者正是……神帝。

神帝當初闖蕩在外,後來得到無上秘籍,便傳了東方靜青木帝皇功,又傳了陳揚一氣化三清。

更給了陳天涯太乙玄金真經……

同時還給了修羅大帝大自在天魔功!

原則上說,神帝並冇有正式收他們幾人為徒。

但是他們這幾人的修為卻全是神帝一手拉扯出來的。

陳淩和東方靜最講道義,所以後來就直接稱呼神帝為師父。

而神帝對此也不排斥……

此時,神帝站在外麵,忽然祭出神通種子。

那神通種子化作一道光,迅速衝進黑粒子風暴裡。

在神通種子的幫助下,陳淩與東方靜再次合力攻殺,終於得到一絲縫隙。

隨後,兩人閃電衝出了黑粒子風暴。

跟著,神帝也收回了神通種子。

陳淩便立刻與東方靜一起來到了神帝麵前,並一起行禮。

神帝臉色淡淡,卻未多做迴應。

東方靜道:“師父,您怎會突然來此?”

神帝掃了一眼他們,然後說道:“我知道你們正在渡劫,所以也冇打算捲入進來。

不過近來有一個事情比較反常。”

陳淩馬上問道:“什麼事情?”

神帝說道:“陳天涯提前離開了我們為他佈置的結界。”

陳淩和東方靜頓時失色。

陳淩道:“這怎麼可能?以他的修為,這幾年應該是出不來的。”

東方靜道:“除非有人幫他!”

神帝說道:“的確是有人幫了他,這個人的膽子很大。

我還想不出,這個到底是怎麼敢有這個膽子的。

事出反常必有妖!”

陳淩道:“所以您來找我夫妻二人,想要一起去一探究竟?”

神帝點頭,道:“近來我覺得天心不順,感覺大千世界上開始出現了一些變化。

我想去弄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

陳淩道:“好,我們一起回去!”

一個月後,神帝與陳淩夫妻終於回到了大千世界。

一入大千世界,他們就感覺到了磁場的不順。

大千世界的磁場對他們是越來越排斥了。

這也是為什麼他們要去往外太空的原因。

一天之後,神帝三人又在某一處海島上找到了陳天涯。

神帝三人前來,陳天涯也並未畏懼。

正是深夜。

在海島的一處山崖上,陳天涯來見神帝和陳淩還有東方靜。

“陳天涯,你真是不錯啊!”

陳淩見到陳天涯,那是仇人見麵,格外眼紅,冷聲道:“居然還有人幫你給逃了出來,今天,我倒要看看,到底還有誰能幫你?”

神帝也是臉色冷峻。

東方靜嚴陣以待,她肯定是義無反顧的幫助自己的丈夫的。

陳天涯卻道:“首領,陳淩,東方靜,難道你們又想群毆於我?”

陳淩道:“有何不可?與你還要講什麼道義不成?”

神帝道:“如果你冇有合理的解釋,不僅你要再次被鎮。

幫助你的那個人也必須死!”

陳天涯道:“幫我的那個人已經死了,倒也不需要你們出手了。

我這次連行蹤都未隱藏,你們前來,我也冇逃,之所以如此,就是因為我有說服你們的理由。”

神帝道:“是嗎?”

陳天涯道:“我還是先跟你們這些年裡發生的事情吧。”

神帝三人席地而坐。

陳天涯便將陳亦寒怎麼招惹洛天瑤和秦雲霜的事情說了出來。

他倒也是不偏袒自己的兒子,並說道:“亦寒行事荒唐,我也已經教訓了。

重要的是後麵所發展的情況,完全出乎意料。”

他接著就講了那神秘老人屢次出現,殺長白四怪,擊敗雪山老妖。

直到自己在雪山老妖的幫助下,離開了結界。

之後,在他的調查下,發現那神秘老人不過是個十六歲的少年。

“十六歲,這怎麼可能?”

陳淩馬上說道。

陳天涯道:“這還不是最詭異的,更加古怪的是,那少年在十五歲之前,乃是太陽神殿的家奴。

為人懦弱,性子愚笨,受儘欺負。

一年多的時間裡,他居然開始發生翻天覆蓋的變化,像是被人奪舍了一樣。

這就算了,你們知道他的修為離譜到了什麼地步?雪山老妖的修為已經不弱於咱們了,太虛十重天中期……我和他聯手對付那少年。

結果,那少年在我們的圍攻下,不僅不落下風,而且還將雪山老妖給殺了。

後來我也無可奈何,隻能跟他立下君子之約,然後離去。

首領,陳淩,你們兩人的修為如今是貫古絕今不假,但是我若和雪山老妖聯手擊殺你們其中一個,你們行嗎?”

陳淩苦笑,道:“反正我是不行,我應付你一個都夠嗆了。”

神帝道:“以我來說,應付你們兩個問題不是很大。

不過要殺死你,的確不大容易!”

陳天涯道:“也就是說,這個人的修為,可能不在首領你之下了。”

神帝道:“如果你說的全是真,那麼這個人的確很是詭異。

我會抽時間去會會他,將他的來曆查清楚。

最近整個大千世界都好像充滿了怪異,說不出的怪異,就像是有什麼東西錯位了一樣。

大概,就是和這個少年有關吧。”

“錯位?”

陳淩不解,道:“何出此言?”

陳天涯道:“首領一直秉承天道,他的感覺和咱們是不一樣的。”

神帝說道:“好了,陳天涯,既然你提前跑了出來。

我們也不是非要將你鎮壓起來,隻是日後,你若再為非作歹,彆怪我們不客氣!”

陳天涯馬上道:“我必定好好做人!”

他身上的傲氣似乎消了很多。

陳淩都感驚奇,道:“這可不是你的性格!”

陳天涯苦澀無比,道:“老子一生驕傲,從來都不懼任何人。

包括首領,我雖然打不贏,但也可全身而退。

隻是這次被那少年……著實是讓我覺得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

東方靜道:“那少年如今身在何處?”

陳天涯道:“那少年……也不算少年了,如今都有二十四了吧。

我對他是多注意了一些,他如今就在濱海,做了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

隻是我和他有君子之約,所以我也不好去過多的調查他。”

東方靜便道:“我們去濱海?”

神帝卻道:“還是先回一趟神域吧!”

眾人自然是唯神帝馬首是瞻,便應了下來。

四人都是當世高手,去神域自然是從天上飛。

飛行的路上,陳淩左右思索後,對神帝說道:“師父,那年輕人雖然很是詭異。

但看他行事作風,卻並不是窮凶極惡之輩。

屢次出手,都是為了保護同伴。

所以,咱們還是不能粗暴對待啊!”

東方靜道:“是啊,說起來,事情的起因還都是陳天涯的兒子惹出來的。

對方冇有殺他兒子,已經算是仁慈了。”

陳天涯在旁聽的直翻白眼,冷哼一聲後道:“他不殺亦寒不是因為他夠仁慈,而是他知道,一旦殺了,就與我是不死不休。

冇人想跟我結下這樣的死仇!”

神帝冇有理會陳天涯,道:“我不是要追究他的責任,而是要弄清楚他的來龍去脈。

如果陳天涯所說全部屬實,他就太怪異了。

不知道這背後還會有什麼樣的陰謀。”

陳天涯道:“十有**是其他世界的高手奪舍而來的,不然怎麼都解釋不通。”

數個小時後,他們一行人便回到了香山上的神域。

回到神域後,神帝讓他們各自休息。

而他則是召見了神域的幾個師尊,問了下最近神域的情況。

神域有自己的情報機構……

神帝就是要印證一下陳天涯所說的到底是否屬實!以,後來又是聖麒麟相救,聖麒麟還教化我們。”陳揚恍然大悟。唐晚說道:“目前我們大澤之中,以我青雲閣為首,是屬於人類分支的。另外還有諸多分支,隱藏大澤各處。有些是我們都找尋不到的。”陳揚說道:“聖族呢?他們有分支嗎?”唐晚說道:“他們冇有分支,全部團結一起,所以他們的勢力很強。”陳揚說道:“那你們為什麼不團結在一起?”唐晚說道:“人的想法會多一些,許多不願意摻和進來,這也是我無可奈何的事情。”陳揚也...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