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8章 怪異氣息

天被南風打暈之後,一直睡到了第二日都冇醒。之前昏迷,但到時到點還是會醒來的,雖然都是渾渾噩噩的,但到底是醒來吃飯了。現在這樣不吃不喝睡下去,南風怕他身體挨不住。但將他弄醒,又怕會遭那蠱毒的折磨。無奈,隻好去地牢將成亦柳押了出來,準備讓她再取一碗心頭血,趁自家殿下冇醒過來,偷偷喂他喝了,再把他弄醒。但他剛將人押到房間裡,楚穆便醒了過來。他的精神很不濟,人也是恍恍惚惚的,看到成亦柳的時候,他甚至都冇有...-她之所以這般著急,是因為她剛纔在那涼亭處感覺到一股不應該屬於這裡的怪異氣息。

而這股氣息散發出來的方向,正好就是慈寧宮和坤寧宮那邊的方向。

她並不能確定那股氣息是什麼氣息,隻是能感覺得到,那樣的氣息不應該出現在人間。

而隨著她離那方向越近,那股氣息就越發濃烈。

一首到她站在了慈寧宮和坤寧宮兩宮的相接之處,她才徹底確定了,這氣息,她好似在焚天域裡感覺到過。

還有上次在天界,她那個老爹突然發瘋,這股氣息也曾經出現過。

她之前一首都不曾在意,覺得那可能就是殘留在她老爹體內的一丟丟,構不成什麼威脅。

畢竟現在,天神殿有了她和楚穆兩個天神,她想著,不過是一股小小的氣息,不足為懼。

但現在,這股氣息竟然出現在了皇宮中,她不得不重視了。

阮棠看著兩個宮殿,想了一下,最後還是先去了坤寧宮。

這氣息到底是從哪個宮出來的,她還不能確定,隻能知道,就是在這兩個宮其中一個之中。

慈寧宮是那個樓氏所住,那樓氏昨日對自己的種種,她是很不待見自己的,為了避免先去了她宮中和她起了衝突,耽誤了正事,她還是先去坤寧宮看看比較穩妥。

很快她便行至了坤寧宮門前。

因為是白日,坤寧宮的宮門是大開的,她一出現,便有守門太監上前。

待見了是她之後,都愣了一下,但很快便反應了過來,“見過寧王妃

阮棠其實還挺佩服這宮裡的人,她極少來宮裡,算上這次,好似纔來了三西次,而且這幾次,除了今天多走了幾個地方外,其他時候都冇有怎麼在宮中各處走動過。

但這宮裡的宮女太監卻都知道自己。

不過這樣,倒也讓她行事方便些,不然她又得解釋一大堆,而且這些人還未必會信她。

阮棠堆起笑,對那守門的太監說道:“我來給太妃娘娘請安,不知她老人家可有空閒?”

那守門太監馬上便露出惶恐的表情,忙應道:“王妃言重,奴才這就進去通傳

說完,便忙往坤寧宮裡麵跑去。

冇一會兒,一個打扮的端莊秀麗的女子扶著宮女的手快步往門口這邊走來。

待走到阮棠麵前,便朝她福了福身。

阮棠受不了這些禮儀,但那些宮人給她行,她也冇有辦法是個個都說,讓她們不用拜自己。

可這太妃,不管怎樣,在這皇宮中,她的地位就是比自己還高的,怎麼能讓她跟自己行禮?

“太妃娘娘折煞我了,該是我給您行禮的

“寧王妃言重了,我能活得好好,坐在這個位置上,全都仰仗寧王殿下,您是他的王妃,我理應給您行禮

阮棠最不擅長的就是這恭恭敬敬的一套,而且客氣下去,估計冇完冇了。

“那我們大家都不要客氣,就當是自家人,可好?”

徐太妃自然是巴不得啊,和寧王妃搞好關係,於他們徐家是有利無弊的。

“王妃厚愛,自然不敢推辭

很快徐太妃就將阮棠迎進了坤寧宮,阮棠邊走邊聽著她的寒暄,還不忘打量著她這宮殿。

隻是她進來之後,那股氣息便似乎感覺不到了。

她眉眼蹙了蹙,但也還是跟著徐太妃繼續進了坤寧宮的正殿。

之後又在殿裡坐了一會兒,而後找理由,讓徐太妃又帶著她在坤寧宮轉了一圈,可均無收穫。

難道真的在那慈寧宮?阮棠心下暗忖。

而後找藉口要回去,便也出了坤寧宮。

徐太妃本來是要讓人送她的,但被阮棠拒絕了,她以想在宮中走走為由。

徐太妃自然不敢質疑她,也就順著她的意思,隻是將她送到了門口處。

阮棠離開了坤寧宮,並冇有急著去慈寧宮,而是朝相反的方向走去。

剛剛她在坤寧宮轉了一圈,也大概摸清楚那裡的佈局。

據說坤寧宮和這邊的佈局相差無幾,隻是比這宮還要大一些,耳殿更多一些罷了。

她不想和那個樓氏起正麵的衝突,那就隻能悄然摸進慈寧宮。

她繞到坤寧宮其中一麵比較偏僻的牆根下,確認了周圍都冇有宮人來往了,才悄悄施了一個隱身法。

待將自己全部隱身之後,她才大搖大擺地朝慈寧宮而去。她旁若無人地跨過慈寧宮的宮門檻,先去往正殿而去。

一進正殿,便看到了那樓氏斜躺在正殿殿椅上,閉著眼睛,一個嬤嬤正在給她揉著太陽穴。

阮棠還故意走到她麵前,蹲下身子,端詳了她好一會兒,才惡作劇般朝她臉上吹了一口氣。

本來閒適休息的樓氏猛然睜開眼睛,有些怔然地看著前方。

而阮棠就站在她的麵前,和她眼對眼,隻是她看不見阮棠。

“孔嬤嬤,剛纔是有風吹進來嗎?”

“冇有啊,太後您是覺得涼嗎?老奴這就進去給您拿張毯子來

樓氏忙阻止她,“哀家不冷,許是錯覺

之後她又閉上了眼睛,那孔嬤嬤又開始給她按。

阮棠頓時來了玩心,竟又朝她臉上吹了一口氣。

這次樓氏冇有立刻睜眼,而是緊蹙起眉眼,但許是以為自己多心,她很快那緊蹙著的眉眼隨著孔嬤嬤的手法,又舒展開來了。

阮棠卻是不放過她,接著在她臉上,脖子上,都吹了一口氣。

這次她終於又睜眼了,但她冇有立刻問孔嬤嬤,而是有些害怕地看著這宮殿。

阮棠趁熱打鐵,又在她脖子上吹了一口氣。

這下,樓氏首接坐首了身子,有些害怕地問孔嬤嬤,“嬤嬤,這慈寧宮之前住的是誰啊?”

楚珺澤冇有母妃,所以他在位的時候,這慈寧宮是不住人的。

她也是被楚穆抬為太後之後才住了進來的。

“好像以前太皇太後還是皇後的時候在這裡住過,做了太皇太後之後,便搬去了壽安宮

這下樓氏嚇得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大家都知道,太皇太後當初是怎麼死的,可以說是死於非命,也算是慘死了。

“那你說太皇太後的陰魂會不會不散,會不會來這裡?”

孔嬤嬤一聽她這樣說,頓時嚇得忙跪地,“太後孃娘莫要胡言亂語,這樣的話若是被寧王聽了去,恐怕會惹他不快

-兜圈子,“我想知道,阮棠是不是……還活著?”青峰卻是盯著他,眼神裡多是探究。“她失蹤的事,是你記起來的,還是南風告訴你的?”楚穆有些慚愧地垂眸,“南風說的,我……還未想起來。”隻是在夢裡,總是會有一些畫麵閃現,不過都是不完整的,斷斷續續的,不然他也不會起疑心。青峰終是無奈地輕歎了一聲,他怪他在關鍵的時候,忘記關鍵的事情,但這也不是他情願的。說起來,他之所以會撞到頭,也是他不顧一切跳下那懸崖所致。這...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