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行者背景故事:心之所动,就随风去吧!

Sep 14, 2020   斗塔游戏 > 热点 >


风行者背景故事:心之所动,就随风去吧!

风行者背景故事:心之所动,就随风去吧!在DOTA2的世界中,没有什么是平白无故发生的。战友之间的歧视可能会导致军团的覆灭,一次无心插柳的暗杀可能颠覆数个王国的政权,一次心血来潮的离家出走可能引发一场血流成河的战役。而风行者诞生的故事,则要从数十年前讲述起。

风行者背景故事:心之所动,就随风去吧!

 

大约在70年前,那时遗迹之战还未打响。在遗迹大陆的中央,是一片绵延千里的森林。在森林西部有一个小村庄——扎茹吉娜。这里的村民信奉着神鹰,他们是天生的猎人。用红木鞣成弓,将毒木削成箭,再绑上鹰雀的羽毛,就连4-5岁的儿童也能在十步之外准确地射中小伙伴头顶的苹果。

为了在打猎时不遮挡视线,扎茹吉娜的猎手们会将刘海绑到头顶;为了在树林中穿行而不被猎物发现,这些猎手往往披着翠绿色的斗篷;而为了防止斗篷在穿行时被划破,他们又会配上厚厚的肩垫。数百年来,在祭祀与长老的引领下,扎茹吉娜的村民偏安一隅,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

风行者背景故事:心之所动,就随风去吧!

 

但是他们并不孤单,与他们共享这片肥沃的森林的还有罡风教团的信徒们。就像银叶森林的暗月信徒侍奉赛莉蒙妮,东部荒原的炎阳圣女侍奉炎阳女神一般,罡风教团的信徒们侍奉的是林间的清风。

他们侍奉的——不像全能神那般虚无缥缈——而是真实的存在,那就是风灵之母。她能扬起阵阵微风,助罡风的信徒们一臂之力,也能召唤狂风摧毁她的敌人。这也难怪风行者对于全能骑士那种虚无缥缈的信仰不屑一顾。“单纯只是讨论:一个人怎么能遇到全能之神呢?”,战场相遇时,风行者会这么嘲讽全能骑士。

一直以来,罡风教团的信徒与扎茹吉娜的村民都相处得很愉快,作为清风的使者,罡风教团也会分享自己的狩猎经验,长此以往,他们在扎茹吉娜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不断有年轻人想要放弃背后神鹰图腾,转而投向风灵之母的怀抱。

风行者背景故事:心之所动,就随风去吧!

 

但是加入罡风教团不仅需要信仰,也需要血统。只有带有罡风教团血脉的女性族人才能在出生时得到风灵之母的祝福。倘若没有血统,哪怕你再虔诚,也不会得到风灵之母的青睐。这也是为何,风行者莱瑞蕾那位出生时并未得到风灵之母祝福的奶奶会成为族中的异类。“我的祖母与她的姐妹不同,她并没有清风之道的才华。”风行者如是说。

等到风行者莱瑞蕾的曾祖父(后用曾祖父简称)成为扎茹吉娜的大祭司的时候,罡风教团在族中的影响力已经很深了。不仅年轻人憧憬罡风教团,长老议事之时也会寻求教团成员的意见。这极大得削弱了曾祖父的话语权,而他也因此心存芥蒂。

尽管如此,风行者的曾祖父并没有立刻撕破脸皮。他需要等一个时机,一个能够彻底扳倒罡风教团的时机。某一天,他的儿子——也就是风行者的爷爷——向他坦言爱上了罡风教团最古老家族的某一位少女时,他知道时机来了。

这位少女——也就是风行者的奶奶——与她的姐妹们不同,尽管拥有着罡风教团最古老家族的血脉,但是她在出生时并没有得到风灵之母的祝福。失去了清风之道也就意味着她失去了继承家族的资格。但是她也乐得如此,比起罡风教团,她更喜欢扎茹吉娜村民们那种平凡的生活。

风行者背景故事:心之所动,就随风去吧!

 

后来她索性与扎茹吉娜的村民生活在一起,而后她在这里邂逅了大祭司的儿子,也是风行者的爷爷。两人迅速坠入爱河。当扎茹吉娜的大祭司笑着向他们送上祝福的时候,没有人知道他在酝酿着一个如何可怕的计划。

一方面,曾祖父热情地欢迎罡风教团的成员们入村。他积极地与教团成员们攀谈,学习着他们的行事风格。一方面又在村民中散布谣言:罡风教团想要想要控制村子,摧毁村子信仰的神鹰图腾,让全部村民加入风灵之母的怀抱。

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就再也无法祛除。在时光之水的浇灌下,种子越长越大。随着爷爷和奶奶婚礼的举行,罡风教团与扎茹吉娜的交流愈发频繁,而谣言也正是在这段时间逐渐变成了真相。村民们注视着教团成员的目光从一开始的崇拜,到冷眼,再到愤怒。

罡风教团的人没有察觉,他们的心思更多地放在了祈求风灵之母的赐福上。奶奶也没有发现,她正沉浸于新婚的喜悦与爱情的甜蜜。

风行者背景故事:心之所动,就随风去吧!

 

一年后,两人诞下了爱情的结晶,风行的父亲出生了。尽管有着从母亲那里继承的罡风血脉,但由于他是个男孩,也就注定不可能收到风灵之母的祝福了。尽管如此,作为罡风教团最古老家族与扎茹吉娜大祭司的后代,他的出生对于两族而言都是一件喜事。曾祖父作为扎茹吉娜的大祭司,热情地邀请罡风教团集体前往扎茹吉娜庆祝。单纯的罡风教团成员们没有想太多,欣然前往。

那天,林间异常地没有响起清风划过树叶的婆娑声。罡风教团的成员们拿着各自的礼物,手无寸铁地迈入了扎茹吉娜的大门。等他们在礼堂中坐定,期待新生儿的露面和丰盛的晚宴之时,无数的毒箭从四面八方射向他们。罡风教团怎么也不会想到,往日情同手足的村民们会在此刻举起屠刀。他们高喊着风灵之母的名字,一个一个地倒在了血泊之中。

风行者背景故事:心之所动,就随风去吧!

 

终于,礼堂里的惨叫平息了,只剩下扎茹吉娜的村民略带兴奋的喘息声。风吹过扎茹吉娜的屋檐,发出“呜呜”声,仿佛风灵之母的泣诉。他们成功了,扎茹吉娜得以独享这片肥沃的森林。但是他们在自己屋檐下杀害了手无寸铁的宾客,他们也注定将遭受诸神的诅咒。

罡风教团常说“随风而去吧(gone with the wind)”,但是同时很少人知道“罡风永不遗忘(the wind remembers)”。

一晃又是20年过去了。在大祭司的引导下,扎茹吉娜的规模也扩大了不少,所有族人都对20年前的惨案闭口不谈。此后出生的孩子们在谎言中成长,认为扎茹吉娜是西部森林的唯一主人,他们憧憬着族群的未来。

风行者的父亲就是其中一员,他对自己出生时的那场惨案一无所知。他信仰着神鹰,在雄鹰的庇护下茁壮成长。成年后,他与一名同样信仰着神鹰的女子相爱,很快两人有了爱情的结晶。

大祭司的血脉得以延续,整个村落都洋溢着喜气。人们张灯结彩迎接着新生命的到来。 “是个女孩”当阿婆抱着襁褓中的婴儿出现后,扎茹吉娜的村民欢呼着向大祭司和婴儿送去祝福。此时一丝微风吹进了村子,托起了襁褓中的婴儿。风灵之母依偎着罡风教团最后的血脉,向她送上自己的祝福。

风行者背景故事:心之所动,就随风去吧!

图片来自@tidy与两只猫

 

 

随后罡风拖着这名婴儿越升越高,逐渐远去。“罡风永不遗忘”,霎时间一股强大的风暴裹挟着树木顷刻便夷平扎茹吉娜,一如那个血腥的夜晚。

①    风行者对于“Grandfather”的叙述:“我的曾祖父是扎茹吉娜的大祭司。他鄙视罡风的风灵使者,厌恶他们的影响。所以,当他儿子与罡风最古老的家族一员相爱时,他看到了机遇。他没有着急,他认可了他们的结合,热情地欢迎我祖母进入村子。他花时间,与教团成员攀谈,尽量学习我们的方式。然后,缓慢但确实地,他开始散播恐惧和怀疑的种子,让人质疑接受了罡风的人的真实动机。在我祖母和越来越多村民的脑海中,如此地缓慢,改变几乎察觉不到,知道一切已经太迟。”

②    风行者对于“Grandmother”的叙述:“我的祖母与她的姐妹不同,她并没有清风之道的才华。在哪些时光里,即使他们没住在一起,罡风教团还是在扎茹吉娜的事物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与神鹰的崇拜者一起,他们是村子里的长者想要指引人民时会找到顾问。但不像那些向神鹰祈祷的人,罡风并非公开的教团。你要么生来就是教团的人,要么生来就不是。但是很稀奇的是,我的家族中有一人,出生时少了风灵之母祝福。所以,很自然的,我的祖母想在扎茹吉娜过上平常的生活。那里能找到舒适、还有爱情、就在普通人之中。但就像爱情能成为大善的源泉,它也能传导大恶”

 

风行者背景故事:心之所动,就随风去吧!

图片来自@tidy与两只猫

 

在距离扎茹吉娜不远处的一个小村庄。风灵之母小心地将这名婴儿放在了一户人家的门口。临走前风灵之母掀起她的红发在额头上深深一吻。很快,听到哭声的村民打开门,在远处风灵之母的注视下,将这名女婴抱入了房屋。

他们给这名女婴取名为莱瑞蕾,尽管并非亲生,但是他们仍然细心地呵护着她。尽管他们很平凡,但是他们坚强、善良的品质也传给了莱瑞蕾——后来的风行者。

在成长的过程中,继承自扎茹吉娜的天赋让她轻易做到百步穿杨。而她与风灵的联系也越发紧密。她的箭矢好似携带着飓风可以轻易地摧毁目标,她的步伐如同被清风托起一般迅捷。这也让她对自己的身世产生怀疑。

风行者背景故事:心之所动,就随风去吧!

 

她多次询问自己的养父母,他的养父母总是说当一场百年一遇的风暴摧毁了扎茹吉娜后,一个扎茹吉娜的难民将她带到了这个村子。然而莱瑞蕾从其他村民口中得知,这个村子里从来就没有什么扎茹吉娜的难民。

风行者背景故事:心之所动,就随风去吧!

她也多次前往扎茹吉娜的遗迹,但是除了废墟外一无所获——或许也并非一无所获,她曾在废墟中寻得了一套扎茹吉娜村民的服饰。每当她垂头丧气地回家时,他的养父总会轻抚她的红发,笑道:“或许只有风知道吧。”

 

没错,只有风知道。随着年龄的增长,莱瑞蕾能从风中听到一些破碎的话语。风在轻吟,树在低语,这些支离破碎的言语仿佛在拼凑这一个残酷的真相。这些私语仿佛如同诅咒一般,风行者越是逃离就追得越紧。①

①    风行者自述语音:“我早就开始逃离我的真相,我觉得连自己都不知道在干什么。而且虽然我不知道,但是不管我跑到哪里,真相都在跟着我。但是我听不到,听不到风灵之母想告诉我事。听不到时代的档案,每棵树的树干之间低语的故事。”

风行者的养父母很好,在遗迹战场上,每每谈及他们,风行者总能滔滔不绝地说一大段。①

但是养父母并不能解开她的身世之谜。因此在她成年后,莱瑞蕾决心离开村子,探求自己的身世之谜。

①    风行者自述语音:“我对我的双亲一无所知,但这不代表,我不思恋他们。我的意思是,我的养父母很伟大,善良,乐观,一切都是你想要的。但他们告诉我的是,他们是在百年一遇的风暴后发现了我,被某个扎茹吉娜的难民遗弃。尽管村子里的其他人告诉我,并没有扎茹吉娜的难民。我去过村子的废墟,那里已经荒芜丛生。毁灭绝对存在,没有人在那场风暴中幸存。但是我又是如何找到路,来到新家的门前。老爸之前开玩笑说,只有风知道。他不知道,他说的太对了”。

然而爱情带来的也不总是灾难。

水族和人类的争端由来已久。遗迹大陆幅员辽阔,要进行货运最好的方式无疑是走水路。从冰川残骸,到白色尖塔暗影港的航道相当重要,来自冰原的白葡萄酒、海象皮毛、企鹅肉在瑞文泰尔大受欢迎,每天都有无数船只来往两地。

风行者背景故事:心之所动,就随风去吧!

 

这些海上行商面对的最大的威胁不是湍急的海流或是致命暗礁——而是水族。路上的人类咬牙切齿地称他们为“南海人(Meranths)”。他们肆无忌惮地掠夺着来往的船只。黄金、珠宝、美酒、美食,他们将这些抢到手后又会退回深海。再强的人类也无法潜入深海消灭这些水族。

为此,航道周围的几个国家联合起来组建了守夜骑士。他们在影承之地建造了守夜堡,在巨大的灯塔照耀下,他们日夜守护着来往的船只。

往后,水族进行掠夺之时一旦遇到守夜骑士,往往也死伤惨重。渐渐地,这些南海人也开始反思与人类的相处之道。众多水族选出了族内德高望重的长老组建起了苍洋教团。他们开始尝试与人类接触,学习人类的方式。

风行者背景故事:心之所动,就随风去吧!

 

而就在这个过程中,一名来自苍洋教团的女性鱼人与守夜骑士相爱,不久后诞下一子,他拥有着人类的外表,但体内却蕴含着南海人的强大力量,他就是斯温。尽管在此之前也有过人鱼混种(以强迫的方式),但是人类和南海人两个种族从未结合地如此和谐。

这两人的相爱,让苍洋教团看到了与人类和谐相处的可能。于是他们准备派出代表与人类签订停战协议,双方通商,共同发展。但是在另外一些强大的鹰派鱼人看来,苍洋教团提出的协议无疑是一种懦弱的妥协。高贵的水族又怎么能和丑陋的,两条腿的“陆地客”平起平坐呢。

鸽派鱼人大多头脑灵活,而鹰派鱼人有着强大的力量,后者自然不愿向人类妥协。两派的冲突最终引发了内战。破泞之主原本也是苍洋教团的一员①。他和斯温一样,在体内流淌着两个种族的血液②。他身形高大,实力强劲,更可以控制弱小的鱼人为自己而战。

①    破泞之战RPG中,破泞之主的嘲讽语音:“我也曾坐在苍洋教团的圆桌旁,与老朋友告别的感觉很好”。

②    破泞之战第二幕,破泞之主遇到斯温会触发语音:“我曾是你,斯温,弱小又带着陆地人的血脉”

然而在石鱼门之战中,破泞之主叛变了,或是说露出了本来的面目。他控制了原本用于守护苍洋教团的鱼人卫士们,并对教团发起了袭击。与此同时,斯温父亲与南海人私通的秘密也被守夜骑士团发现,他们按照守夜法典对其进行了处决,人类与鱼人的冲突一触即发。

风行者背景故事:心之所动,就随风去吧!

 

万分危机之时,苍洋教团向整个海底世界求援。无数向往和平的鱼人朝石鱼门派出了支援。来自克雷城的深海住民也向石鱼门派出了一支由娜迦海妖组建的大军。年轻的娜迦海妖司里希丝就这样以一名新兵的身份加入了鱼人支援军团,步入了这场使她扬名立万的战役。

风行者背景故事:心之所动,就随风去吧!

 

这场影响了整个世界的内战最终以苍洋教团的胜利告终。他们建造了暗黑之礁,将这些思想极端的鱼人们统统关了进去。至于破泞之主,他再被上了无数的封印后,苍洋教团将其关入暗黑之礁的最深处,并派士兵日夜守卫。

风行者背景故事:心之所动,就随风去吧!

 

此后,苍洋教团代表南海人,与人类签订了停战协议。双方开始友好地相互贸易。而娜迦海妖司里希斯由于战功卓越而被破格晋升为鱼人卫士的领袖。

一晃又是数年过去,这天大圣在潮汐猎人的怂恿下前往暗黑之礁拔出了定海神针。暗黑之礁监狱被打破,斯拉克趁乱逃脱,而在暗黑之礁最下层,封印着破泞之主的封印也出现了一丝松动。

 

破泞之主控制着监狱守卫在暗黑之礁制造骚乱,而后越来越多的守卫被控制。终于,暗黑之礁底层监狱的最后一名看守察觉到了同僚的异常,在生命的最后他向苍洋教团发出了警告。

破泞之主一旦出逃,不仅威胁到水族,还会破坏苍洋教团好不容易与人类签订的协议。因此苍洋教团的鲍大师找到了教会学徒凯,让他向教会曾经施以援手的英雄们寻求帮助——流浪剑客斯温、风行者莱瑞蕾、卓尔游侠崔希丝、巫医扎瓦克。为了两族的未来,他们必须彻底解决破泞之主的威胁。

风行者背景故事:心之所动,就随风去吧!

 

这4位英雄组成的小队有肉有奶有输出。他们先是前往卡波拉沙漠击败了追随破泞之主的腐化者莱兹克,又从冰川残骸借道碧空地区潜入暗黑之礁监狱最终击杀了破泞之主。

风行者背景故事:心之所动,就随风去吧!

 

 

风行者背景故事:心之所动,就随风去吧!

这是一趟惊险的旅途,对于风行者莱瑞蕾而言也是收获满满。不仅收获了友情,与风灵之间的默契也上了一个台阶。对于耳边微风的私语,她也逐渐从逃避变得开始接受。

而后的日子,为了解开自己的身世之谜,她以游侠的身份踏足这篇大陆的每一处角落。通常情况下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但是莱瑞蕾的知识和阅历在旅途中丰富起来。

在知道了天涯墨客或许了解隐秘的往事后,莱瑞蕾也曾去过烬州城拜访,不过天涯墨客并没有告诉她答案。①

①    天涯墨客遇见风行者会触发语音:“相信我,莱瑞蕾,你最好别知道你族人的事”

 

风行者背景故事:心之所动,就随风去吧!

最终莱瑞蕾在火焰处寻得了尘封已久的真相。

不仅是宝贵的风,其他的元素也有自己的拥趸①。正如罡风教团世代侍奉着风灵之母一样,卫火盟也在世代守护着火的意志②。这些不同元素的守护者在世界之初就建立起了联系,并结成了深厚的友谊。

①    风行者“Ethereal”语音:“而且不只是我们宝贵的风,其他元素也有他们的拥护者”

②    风行者“Ethereal”语音:“从悦动的火焰中,我听说了族人的真相,而一位侍奉了火焰的长者告诉了我”。尽管此处并未指出是卫火盟,但是所有侍奉火焰的势力中,卫火盟是可能性最大的。

在那个屠杀之夜后,卫火盟以为所有的罡风教徒都不幸罹难,他们为旧日好友的逝去而感到哀悼①。而今,风行者莱瑞蕾——风灵之母最后的拥护者——前来寻求帮助,这些卫火盟教徒没有推辞的理由。

①    风行者“Ethereal”语音:“一个知道我祖先友谊的人,一个哀悼他们过世的人,也庆祝了我的回归”。

一位老者指引着莱瑞蕾前往圣火前,在那里她知道了过去的一切①。她身上的血脉一半来自那群举起了屠刀的魔鬼,一半继承自世代侍奉风灵之母的古老氏族。

①    风行者“Crimes”语音:“我并没有准确地知道,我的族人弥留之际是什么样子,看守火焰的人说不出来。”

风行者不再逃避自己的过去,她将灵魂完全献给了风灵之母。而从风灵那里她又知道了更多关于族人的秘密。

那晚并不是什么百年一遇的风暴,而是风暴之母对扎茹吉娜人们犯下的错做出的审判①。她也不是什么在暴风雨中出生的孩子,反而正是她的出生才引得风暴之母降临扎茹吉娜。她是罡风最后的教徒,她是风灵之母纠正错误的最后机会,她是风行者——莱瑞蕾。

①    风行者“Crimes”语音:“但是现在我知道了,我能感觉到,我出生的那晚,是审判的夜晚为所有扎茹吉娜村民默许出现的罪行,而对他们进行了判决”

“我感觉到古风的吹起,我听到风灵之母的真声,锐利的狂风已起,我来放飞我的箭矢。我一步也不会踏错,更年长,更睿智,更迅捷。”

至此,狂风的全部力量尽在掌握,手握着“狂风的罗盘”①,未来的方向已然明确,莱瑞蕾将以罡风之力,加入这场遗迹之战。

①    清风环佩的译名很好听。然而这并不是这件至宝名字的本意。其英文名“Compass of the Rising Gale”,直译应该为“猛烈罡风之罗盘”,便是指莱瑞蕾接受了过去,于风灵之母处找到了方向。

 

风行者背景故事:心之所动,就随风去吧!

关系

风行者很少树敌,她与大部分英雄的关系不错,除了一个人——卓尔游侠崔希丝。

或许是受到DOTA1光明游侠与黑暗游侠的影响,或许是出于同为顶级射手的高傲,这两位游侠之间一支不对付。

风行者对于二人的关系是这么描述的:“我们之间没仇,崔希丝,正因如此,需要的是竞争”。

而两人的积怨由来已久了,起码在一同受邀前往暗黑之礁解决破泞之主之前两人就产生冲突了。风行者认为两人已经在组队冒险的途中冰释前嫌了,但是结果显然不是这样的。“我还以为我们在暗黑之礁后已经翻篇了,我猜你是放不开那些积怨。”风行者对卓尔游侠如是说。但是卓尔游侠对于风行者的评价只有四个字“完全没用(completely useless)”。

敌法师的徒弟芛一直试图调和两人的关系,她对卓尔游侠说:“我觉得你完全误会风行者了,崔希丝,她人挺好的。”。

但是大部分英雄,比如齐天大圣就在两人之间不停拱火。他对卓尔游侠说:“俺不是想在游侠界多事,但是那个红头发一直在说你的坏话。”

一面又对风行者说:“不知道崔希丝在说些什么,你也不是完全没用。”也难怪风行者和卓尔游侠一直难以和解了。

风行者背景故事:心之所动,就随风去吧!

除此之外,风行者与破泞之战中,并肩作战的战友一直保持着联系。

在明白了自己的身世后,风行者对于斯温悲惨的童年也能感同身受。在破泞之后,她一直试图开导斯温:“我不说假话,斯温,暗黑之礁后,我有段时间一直做噩梦,和人谈论那段经历帮助挺大的。所以,我在这呢,你懂的,只要你想。

对于曾在石鱼门之战中击败了了破泞之主的娜迦海妖司里希斯,风行者也保持着尊敬:“你真的参加了石鱼门之战?娜迦,我要对你死去的队友表示敬意,希望他们现在能够安息,毕竟破泞之主已经消亡。

她也对娜迦海妖遭到流放的命运而感到遗憾:“娜迦,你可以在深海里换个地方找到自由,可你却选择与这个命运束缚在一起。”

风行者背景故事:心之所动,就随风去吧!

 

巫医扎瓦克,本身性格就比较孤僻。我们仍未知道苍洋教团为何要邀请巫医帮忙。而且巫医在破泞途中也很少说话,但是风行却一直不断找他交谈。“还记得那个奇怪的小孩——布瑞格沃吗?我是说勇敢,不过还是有点奇怪。哦对了,都忘了我是跟谁说话了”(布瑞格沃就是破泞之战第一幕中,我们护送的钢背兽)。

风行最讨厌的人只有两个,全能骑士和陈。风行者有整整5句语音吐槽全能的信仰,就连作为队友时也会吐槽全能骑士:“哦,我有信仰的,全能骑士。但信赖的是很多东西,而不是只有一个,而且必然不是神明。

以及“单纯只是讨论:一个人怎么能遇到全能之神呢?”。

对待陈,风行者的态度则更为直接:“我活着就是消灭你这样的,陈。

而风行者与莱恩之间的互动则玩了一个老滚的梗:“所有人都觉得自己很重要,直到他们膝盖上中了一箭。”

风行者与魅惑魔女的互动或许暗示了新英雄与小鹿的关系密切:“所以你想要告诉我的新朋友是谁?魅惑魔女。”,也可能只是因为魅惑魔女的魅惑可以与野怪交朋友。

 

性格爱好。

风行有许多爱好,排在第一个无疑就是射箭了。继承自扎茹吉娜的血统让她对于传统的羽箭有着近乎偏执的喜爱。

她瞧不上狙击手的子弹:“狙击手,你那不长毛的小箭头是伤不了我的。”

她对于克林克兹的火箭也嗤之以鼻:“这次死亡降临到你头上,是拜经典的箭矢所赐”。

甚至连钢背的针刺也成了她嘲讽的目标:“刺针对箭矢,箭矢获胜。”

而风行者练习射箭的方式也很简单,射苹果,不过这个苹果是放在别人嘴里的:“给你,把这个苹果叼在嘴里。”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莱瑞蕾作为行者,在这两方面都做的很好。

她曾经深入北地,将春风带去了北洋,从而拯救了一片注定被毁灭的森林。为此当地的人们尊称她为北风行者。

风行者背景故事:心之所动,就随风去吧!

 

她也喜欢读书,尤其喜欢阅读知识之书。

在游戏中风行者使用了知识之书后会触发20多种语音。

你知不知道匕龙濒临灭绝。(熊战士的装备匕龙鳞甲)

你知不知道婪虫不会停止生长(帕吉的装备食腐婪虫)

你知不知道有些文明会吃掉他们关着的沧海虾(斯拉克的装备沧海夜行者胞亲)

你知不知道,不久之前的暗黑之礁发生了大灾难,等一下我早就知道那个了,哼哈(破泞之战)

你知不知道血魔是来自…额,不行,没有注音都不知道那个该怎么念(血魔来自嗜血之峰)

你知不知道隐扉护符可以….等等,真的,再想一下,我们应该确保没有人能发现这种事(影扉护符可以打开隐之圣堂的入口)

你知不知道肉山的巢穴下面有秘密隧道,不过我猜,路口已经塌了(TI8活动幽穴风云)

你知不知道冰川残骸有一个家族因培育特别强劲的葡萄而闻名(冰川残骸的白葡萄酒)

你知不知道基迪岛实际上旅游业很繁荣,额嗯,这是不是又拿了什么赞助(电炎绝手碧婆婆曾去过基地岛)

你知不知道太阳王座的影响力遍布一个辽阔的王国,而法定继承人却失踪多年(米拉娜放弃了太阳王座的继承权,转而投向月神赛莉蒙妮的怀抱)

你知不知道秘湮学院有世上最大的凡人所有的禁断圣所,凡人所有的,所以一定还有更大的(术士任职的学院)

你知不知道厄尔托城两次满月间隔了一整年(乌尔托城不在凡间,玛尔斯对抗谢瑞达的最后一役的地点就位于厄尔托城,战役持续了整整一年,从满月打到满月,尸骸可以堆满凡间)

与新英雄互动语音:

1.至少死的时候荣耀尚在,这已经好过大多数人了

2.我的弓弦只会在我的命令下拉动

3.你懂的,讽刺他感觉是浪费了,不过我觉得讽刺能让自己开心最重要了

4.你的空头承诺到此为止了

5.目标就是目标,不管是怎么动的

6.别担心,我一般不会射不打算吃的生物,太残忍了。等等,蚂蚁也算吗?

感谢声优周一菡的献声,塑造了痛苦女王和风行者两种完全不同的形象。感谢Arri,太枫,Crazy嵙,千相鬼在整理配音上的帮助。感谢Tidy与两只猫的插图。感谢hephaestus的协助整理

 以上故事仅代表个人观点,部分情节进行了艺术加工,不喜勿喷。